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第三十章(1 / 2)

赵判官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又困在梦里。

身边云遮雾绕,隐隐约约是一栋别院,他一身华服锦衣,坐在院中的旧椅上,手上是虚扣的手枷,脚下是虚扣的铁铐,稍稍动作,便传来金铁之声。

他就这样坐在花荫下,久久地等着谁。

每闻风声鹤唳,必脸色大变,人四下张望,胆战心惊。

风摇动时,幸好不是故人来。

月影斜时,幸好不是故人来……

可等到最后,仍是有人蒙着面,提着剑,带着身边仅剩的几名死士潜进院中,去牵他的手。

那人被他教得恭俭温良,事到如今了,还急急催他起身,殷殷问他冷暖。

赵杀看着对方满是灰尘、颜色难辨的明黄衣摆,眼中忽然落下泪来。

泪眼模糊间,数十名埋伏已久的刀斧手显露身形,而那人虽未转身,看见他落泪,便什么都懂了。

虽是懂了,人还怔怔站在原处。

赵杀在心里不住默念,阿静,跑吧,阿静……

可对方依旧站着,直至被刀斧手按倒在地,扯下蒙面巾帕,露出极像赵静的一张脸来,那人还怔在原处。

不知过了多久,他梦里的阿静忽然笑出声来,仿佛是太过委屈,眼中慢慢泛起氤氲的雾气:“你还要再杀我一次么?”

赵判官梦到这里,这场噩梦总算是醒了。

他惊坐起身,隔了半晌,才有冰冷的泪流至腮边。

赵杀细想梦中情景,暗自好笑。梦里处处荒谬,事事禁不住推敲,他怎会想出这样一场梦来?

可不知为何,赵杀眼中依然泪如泉涌,用手连抹了三四回,照旧泪流不止,拿袖口去擦,片刻后就把衣角沾得濡湿。

直到双眼干涩,再也流不出一滴泪来,赵判官总算松了一口气,正打算爬下榻去,可刚一动作,脚下就叮叮作响,细看时才发现左脚脚腕铐着一只足金脚环,环上连着细细金链,链条沉甸甸垂到榻下,不知铐在哪一处。

赵杀本想仗着自己武勇过人,将脚环一掰为二,无奈昨夜太过操劳,双臂乏力,掰了半天未果,只把金环摩挲得光可鉴人。

赵判官双脸通红,还想深吸一口长气,竭力再试,门外突然响起赵静的声音,赵杀吓了一大跳,忙松开脚环,拉高锦被,蒙头卧倒。

他在榻上屏息凝神,隔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人进来,反而依稀听见赵静笑道:“不必找了,把人都叫回来吧”。

隔了片刻,又听见赵静说:“我哥哥自己来找我了。”

赵静这般语带笑意,哪怕隔着一道木门听见,也叫人如浴春风。

赵判官脸上发烫,嘴角却不由得跟着翘了一翘。

等屋外安静下来,赵杀扶着老腰,重新坐起身,又开始认认真真研究起这副金镣铐。

最新小说: 斗罗大陆之雪琉音 兄弟战争同人之朝日奈家的妹妹们 学默之军事废宅的野望 网游灵宝 游戏入侵时代 我的老婆是军阀 火影之超神瞳术 学园都市乐园计划 剑来 铁狱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