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铁狱迷情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1 / 2)

撕心裂肺的疼萦绕在身体周围,哪怕只是最为简单的呼吸,都会牵动每一处伤口。视线之前,是一片黑暗。黎亚蕾努力的想要睁开双眼,可现在的她,除了大脑还可以活动之外,也许连眨眼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在半醒半梦中徘徊着,承受着伤口带来的剧痛。没过一会,才刚刚清醒的黎亚蕾便又晕了过去。她不知道自己在潜意识里做出的这些挣扎会让守在一旁的黎平和张雅君欣喜若狂,因为从黎亚蕾出事到现在,已经昏迷了整整半个月。

这期间,黎平和张雅君推掉了手上所有的工作来守着她。甚至连完全可以交给看护做的擦身体和按摩这样简单的护理都是张雅君亲力亲为,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女儿不喜欢被陌生人看到身体。

当意识彻底恢复清醒,黎亚蕾睁开眼看着上方洁白的屋顶,努力回想着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她记得,那一整天自己的心都闷闷的不舒服,就连坐在办公室里批改文件都会走神。

这时候,忽然有手下打电话告诉自己季牧染遇到了危险。她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一沉,本来就不舒服的心口变得更加烦闷忧虑。黎亚蕾一路跑去车上,她焦急的询问着牧染所在的位置,同时找来黎家身手较好的人随她一起去救季牧染。

当她看见好几辆车正以极快的速度朝最中间的季牧染撞去,那一瞬间,黎亚蕾的大脑是放空的。几乎是身体控制了意识,她踩足了油门,狠狠撞向季牧染的车尾。虽然知道这样做可能会使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但那个时候的黎亚蕾却管不了那么多。

她心里只有一个意念在告诉她,她要救季牧染,哪怕赔上自己的命!

“小蕾!你醒了!老天保佑!你终于醒了!有没有哪里难受?快告诉妈妈!黎平!你愣着作什么!快去叫医生!”耳边,是自家老妈慌张却欣喜若狂的喊声。黎亚蕾眨了眨眼睛,让视线更加清晰,随即便看到张雅君那张放大在自己面前的脸。

只这一眼,却让黎亚蕾心酸的几欲哭出来。虽然已经年过五十,但张雅君一直都保养的很好,丝毫不见老态。然而只是这几天不见,她整个人好像老了十岁都不止,本来乌黑的头发也多了几缕银丝。这些,都是因为自己。

“妈...对不起。”黎亚蕾开口说话,因为长期缺水,她的声音沙哑异常,就好比一个年过八十的老翁。“傻孩子!真是个傻孩子!一醒来说什么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就是太傻了!你知不知道,当时我和你爸听到你出车祸的消息,吓得差点晕过去。我们都以为...以为你就要撑不过来了...”张雅君说着就又要哭出来,还好黎平在这个时候及时带着医生过来,才避免了一场水淹病房的惨剧。

“医生,小蕾她怎么样?”看到医生拿着一些仪器给黎亚蕾检查这检查那,黎平有些焦急的问道。“黎先生,黎小姐的身体状况恢复的很好。她身体里接上的骨头正在生长,皮肤表面的伤口也结了痂。再修养一些时日,就可以恢复了。

“嗯,那她脑袋里...”听到黎亚蕾恢复的状况不错,黎平悬着的心总算沉了下来。他开口想问另一件让他担忧的问题,只是话说到一半,他发现张雅君和黎亚蕾都疑惑的看着他,顿时闭了嘴不再开口。“对了,医生,刚才你要给我的病历落在你办公室了,我和你去拿一下吧。”

黎平说完,对医生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便一同走了出去。也许这样的小动作可以躲过一门心思都放在黎亚蕾身上的张雅君,却躲不过黎亚蕾本人。回想起黎平刚才欲言又止的话,黎亚蕾闭上双眼。

她的身体,似乎没办法动弹。就连扭一扭脖子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仿佛这具身体根本不是她的。

“雅君啊,你看小蕾也醒了,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再过来吧,这几天你都没有好好睡过觉。”再次回到房间,黎平对张雅君说着。在黎亚蕾昏迷的这些天,他们两个为了守着黎亚蕾几乎没有回过家,基本上都是在医院安排的房间里休息一下就又起来照顾黎亚蕾。

“不用了,你最近也没休息过,还要处理工作,你先回去休息吧,小蕾这边我照顾就好。”看着自己的父母在那边争执着谁留下照顾自己,黎亚蕾无奈的笑了笑,她很庆幸自己能有这样疼爱她的父母,即使工作那么忙,却还是抢着留在医院陪自己。

“妈,你就别和爸挣了,你的脸色很差,一定很久都没有休息过了。女人缺少睡眠很容易老的,你还是听爸的话快点回去休息吧。”容貌一向是女人最为顾忌的东西,张雅君一听黎亚蕾的话,瞬间便起了回意。她决定回去好好洗个澡睡一觉,然后再回来陪她的宝贝女儿。

张雅君一走,病房里就只剩下黎亚蕾和黎平两个人。这两父女在平日里关系好的像兄妹一样,到现在,反而是无话可说。“爸,我有件事想问你。”最后,还是黎亚蕾开口打破了沉默。她的表情有些严肃,因为伤痛而日渐消瘦的脸憔悴异常,让人不忍再看。

“嗯,你问吧。”黎平低声说道,在政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他最擅长的就是看人脸色。很显然,黎亚蕾是故意支走了张雅君,目地就是想要和自己单独相处。“爸,我的伤,是不是治不好了?”黎亚蕾并不绕圈子,而是直奔主题。她注意到,在自己问了这句话后,黎平有些泛红的眼眶。

“小蕾,你别担心,我会找最好的医生来给你治疗,你会好起来的。”听了黎平明显带着敷衍意味的回答,黎亚蕾笑了。他越表现出这样避而不谈的态度,就越是证明了自己的情况有多严重。“爸,我知道我自己的身体状况。刚才醒来,我就发现我根本没办法动弹。你告诉我,我是不是成了废人?”

黎亚蕾的语气很平缓,仿佛她口中的情况并不是在说她自己,而是一个对她来说无关紧要的人。也正是她这样淡然的口气,让黎平一个年过五十的男人在自家女儿的面前哭了出来。

其实,在黎亚蕾动过手术的第二天,她的脑ct光片就已经洗了出来。上面显示,黎亚蕾中枢神经上的那块压迫物,正是因为受到剧烈撞击而碎裂的一块头骨。那块头骨的体积极大,一部分连在其他头骨上,另一边则不偏不倚的压在中枢神经上。任谁都知道,人体大部分的反应和动作都是由中枢系统反应而做出。如果中枢神经受到压迫,就会直接影响人体的正常行动。

得知压迫物是什么之后,黎平便要求医院将那块头骨取出来,然而在听过他的要求之后,那些医生却露出了难色。本来,脑部手术就是一项风险率极高的手术。头骨起到保护人体大脑的重要作用,一旦损坏,大脑将变得十分脆弱。

如果要把那块压迫着黎亚蕾中枢神经的头骨取出来,势必要将那块头骨整块取出。只是它正好呈45度倾斜状横在其他头骨和中枢神经之间,若是强行取出,很可能会导致其它头骨碎裂。就算是采用切割的手法,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在切割的过程中伤到黎亚蕾大脑的其他部位。

这个手术的风险极大,死在手术台的几率高达百分之80。也就是说,黎亚蕾只有百分之20的成功率可以变回正常人。一旦失败,她将会赔上性命,这正是黎平迟迟不肯做下决定的原因。

“呵呵...”听过黎平的解释,黎亚蕾楞了下,竟笑出声来。只是这个笑容包含了太多的不甘和绝望,好比垂死之人的回光返照,灿烂过后,便是虚无。“爸,你说是活着当一个废人好?还是死了一了百了的好?”

“小蕾,你别这样,我会找世界上最好的医生来给你做手术,你...”

“爸,你别安慰我了。如果你能找到可以治好我的人,现在也就不会坐在这里和我解释,更不会瞒着我妈。也许有更好的医生可以给我动手术,但他也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不是吗?顶多,是增加一些成功的几率罢了。”

“我一直都觉得我是在做一场梦,一场漫长而残酷的梦。我怕死,更不想死。因为死了就再也看不到你们,看不到季牧染。虽然从我醒来到现在她都没有出现过,但我能感觉到在我昏迷的这段期间她有来过。”

“我不想失去她,但是比起连看她一眼都做不到,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我记得你说过有很多政界的高官想要把他们的儿子介绍给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如果有的话,你就选一个吧。我会和他结婚,生下一个孩子作为黎家的继承人。”

“小蕾!你在说什么疯话!你不是...”黎平想说,你不是喜欢季牧染的吗?然而在看到从黎亚蕾眼角边滑落的泪水之后,他所有的声音都哽咽在喉咙里,再也说不出一句话。“爸,不管怎么做,我都没有办法和她在一起。”

“她是季家的当家,是季牧染。而现在的我,就只是一个全身瘫痪甚至连上厕所都没办法做到的废人。我身上的骨头都断了,到>>

了阴天,全身都会疼,她看到了会心疼,会愧疚。我动不了,她就要一直照顾我。我做不到,更不忍心让她下半生都守着我这样一个废人。”

“我是胆小鬼,我怕她总有一天会厌烦我,会像曾经那样不理我,对我不闻不问。你知道吗?永远得不到远比得到了再失去要好得多,我怕我会承受不住那种打击,所以我只能退缩。”

“你不需要劝我接受那个手术,因为我不能用自己的命去赌博。如果能成功,我也许会获得我想要的一切。但失败了,我就会一无所有。我不怕死,我只是怕我死后会没办法看到她,没办法一直守着她。”

“所以,现在的我就只有一个出路。嫁给一个人,和季牧染彻底断绝关系。虽然我不能和她在一起,但我还可以看到她,默默守着她。这样做,对我,对她,对所有人,都是最好的。”

“你这孩子,为什么这么傻?你一直为她着想,可是她到底有没有想过你?你为她付出了那么多,现在变成这样,我虽然不同意你和她在一起,可如果她要负你,我就算拼上这条老命也不会放过她!”

“爸,你别这样说,染染她不是那样的人,更不会逃避任何责任。”

“那就让她过来照顾你!让她过来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黎平说着,就要打电话给季牧染。黎亚蕾想起来阻止她,奈何现在的她根本办不到。

“季牧染!小蕾醒了!你现在马上给我过来!”黎平说完就挂了电话,他扭头看着躺在床上黎亚蕾,只见她正紧紧闭着双眼,用牙齿咬着已经破烂的下唇。那副模样,好像在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小蕾,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

最新小说: 深海拳王 还剑 艾泽拉斯奥术轨迹 某剑魂的无限之旅 诸天降临之主 大明第一太子 奇迹书店 开局鹰爪铁布衫 我真的只想种田 诡异世界的进化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