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第478回


恋小说 www.Lianxs.com,最快更新一帘风月九重天最新章节!

吸取上辈子的教训,有仇要尽快报了,不要诸多顾忌。否则拖着拖着,自己冷不丁又挂了,下辈子又将重复今生的意难平。

一次意难平是意外,两次是情有可原,三次就是愚不可及了。

在天郡,    她来不及报仇是因为要顾忌家人的安危,在修真界可没这方面的牵绊。这不,她与仙云宗撇清干系,就是为了给自己创造一个无所顾忌的环境。

这楚少主有本事让天上飞的鸟儿来袭击她,便有本事让它去通知九重殿的人来救驾,不可久留。

加入兽潮期间,元昭微阖眼,回忆昔日兰铃儿的模样开始推算其所在方位。与此同时,火云舟上,林舒在不停地逗白衣小童说话,哪怕对方不愿搭理她。

若是小老乡,她定不敢放肆。

东东是靠山,她越强自己越安全,自然不能打扰。旁人就不同了,这白衣小童无端坠落山巅,定有嫌疑。恳求老乡救他是心善,不代表她没有防人之心。

老乡有正经事要忙,审犯的事就交给她这跟班吧。

当然,这白衣小童来历不明,老乡却问都不问,想必是看出什么来。她不阻止自己一介凡人接近他,八成是看出对方没什么杀伤力。

考虑到这一层,林舒才敢肆无忌惮。

况且,    这白衣小童的身上有一股亲善温和的气息,令人心生好感。而老乡没把她收入灵芥,大概是担心对方看出她的本体。

是故,林舒对他的态度十分客气,不敢过分无状。

可惜,无论她怎么问,白衣小童愣是一声不吭。甚至不瞧她一眼,径自闭目打坐,让林舒郁闷不已。

这边还没问出答案,元昭已经算出兰铃儿的大概方位。果断在前方画出传送阵,一行人直接从兽群里消失……

几人走后不久,山巅之上突然光芒乍现,半空相继出现几道传送阵圈。须臾工夫,山巅上空已悬立数十名修士虎视眈眈观察四方,声势浩大,威风八面。

但终究来迟半步,他们要找的人已杳无踪迹。

扑了个空,人群中有一女子哭得梨花带雨,伸手攀扶为首那名男子的手臂,“二哥,你一定要救救我儿,我就他一个孩儿……”

她叫宫菀青,    曾经的驭兽宗小公主,    为了嫁给自己的意中人不惜与家人决裂,成了如今的九重殿四位夫人之一。

虽与爹娘吵翻,与几位兄长的关系依然如故。爹娘去世后,她与娘家人也一直有往来。尤其是意中人不仅娶了她,还接二连三地为她娶回几位

便宜姐妹。

原以为男人嘛,都是花心的,情有可原。直到他欣喜若狂地以继室之礼迎回心仪已久的白月光,从此专情如一,百年不变,亦不曾到过其他夫人的寝殿。

这就算了,修士嘛,百年千年的光阴逝如水,总有厌倦的时候。包括她们,对那薄情郎早已不抱期望,何况她们几位都有孩子承欢膝下。

相反,那位白月光嫁进来几百年了,连个蛋都生不出来。

当然,人家是二婚,与前夫有女儿的,本身亦功力非凡,在门人的面前极具威严。但不管怎样,她如今是九重殿的继室却无法为夫家添丁,终不算圆满。

正因如此,诸位夫人和孩子们对她厌恶归厌恶,始终没把她放在眼里,包括宫菀青。

有的修士子嗣难得,很不幸,她宫菀青正是其中一个。

乍然听闻儿子被掳,她只是生气。几天过后,儿子依旧下落不明,这才开始慌了。儿子失踪,娃他爹也很生气,气儿子无能,丢了九重殿的威严和脸面。

纵然亲儿子被掳,那老不死的居然不亲自处理,反而只派出心腹追踪查找。

他自个儿明查暗访,全力搜寻再次犯病下落不明的继室夫人去了。

经此一事,她算彻底死心。男人一旦变心,亲儿子的生死亦可置之不理。如今在她眼里,男人可换,九重殿少主亦可换,唯独她的孩儿不许有任何闪失!

“你莫急,煜儿命牌还在,可见对方无意取他性命,顶多吃点苦头。”驭兽宗长老宫怀德安慰小妹,接着吩咐门人,“赶紧溯源,看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外甥让祝荣鸟传送消息不过片刻,若无传送阵,对方走不远。

“是!”

取出溯源石施法,当看到自己那伤重的儿子只能喝水时,做母亲的心疼不已;当看到儿子耍脾气,结果挨了那凡人女孩的拳打脚踢,做母亲的气愤至极。

等看到那位五官标致但面无表情的小孩,手段狠辣地把她儿子当成坐骑时,宫菀青直接气晕。

作为孩子的二舅,宫怀德也气得不行。虽没说什么,可下巴的山羊胡在微微抖动。

“仙云宗怎么说?”他忍耐地闭了闭眼,沉声问道。

“回长老,仙云宗已向天下宣布,东姁元君和她的两名下属只是寄住宗门,目下已离宗,她们在外边的一言一行皆与仙云宗无关……”

“一句无关就能撇干净了?”宫怀德睁眸冷笑。

“是。”门人继续禀道,“西炎宗主说,仙云宗从来不理俗事。比如改

投碧海圣域的兰铃儿等弟子,比如……”有些话,不知当不当讲。

“说!”

“比如,九重殿曾经二话不说,直接把仙云宗弟子的后人灭杀。他虽不干涉,毕竟那是世俗之事,但不代表软弱可欺一无所知……”

言外之意,九重殿有今天乃因果循环,与人无尤,更扯不上仙云宗。

若真要扯,除了归一堂堂主楼君迁之死,九重殿犯的错犹不知凡几,仙云宗一旦追责就更扯不清了。如今他两不相帮,双方各凭本事争高低,公平公正。

“好!”宫怀德被仙云宗的这番话气笑了,“有他这番话就好!传令下去……”

既然不必顾忌仙云宗,他驭兽宗难道会顾惜那几名孩童的性命不成?

“长老且慢!”传话的门人赶紧打断,“长老,据传讯弟子打听,那位东姁的元君称谓是圣君对她的……敬称。”

“什么?”宫怀德眉心骤拧,回眸瞪着那位门人,“圣君?”

“是。”

元君是九重天上地位较高的女仙家的称谓,不是一般仙家担得起的。在灵丘,偶尔有低阶修士为讨好高阶女修而尊其元君,旁人听了大可一笑置之。

但圣君称对方为元君,那意义可就大了。

宫怀德不由得陷入沉默,瞅瞅昏迷不醒的小妹。半晌后,最终轻叹了下:

“继续追。”

追吧,能让圣君敬重的人德行必然不差,找到人之后好好说便是,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最新小说:开局成了木叶叛忍   某学园都市的超级警备员   韩娱之全职丈夫   第一百零八次相亲   大唐第一莽夫   诸天大佬聊天室   斗罗:剑宗小师妹在武魂殿当圣女   我把女骑士养成死宅女   仙子在上   拆迁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