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恋小说网 > 短篇热文 > 天道之下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家园(下)

第九百二十六章 家园(下)


恋小说 www.Lianxs.com,最快更新天道之下最新章节!

黎不免有些哑然,片刻后才问道,“大家修建这个……多久了?”

“也就两个月左右。在那之前,都是安阁下一直在照料大家。”山晖充满敬意地回道,“听说她已经连续忙碌了快十万年,逃逸塔里带出来的设备如今已有一半以上恢复了运转。”

“那现在一共苏醒了多少人?”

“不多,也就三百多个左右,    大部分都是事务局成员。”

“为何,是天庭出了什么问题吗?”

“那倒不是。”山晖解释道,“合成我们身体的资源已所剩无几,所以需要时间去积累。何况一下出来几百万人,我们也养不活啊。而且许多人还是没有自保能力的平民,所以安阁下优先选择了我们作为首批唤醒对象。”

“自保?”黎听出了不对劲之处,“难道邪祟并没有被根除?”

“只要有能感气的生灵,邪祟就一定会存在。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    至少我们到现在都没有发现邪祟泛滥区的存在。”山晖顿了顿,    “威胁来自其他东西。这地方可不像庇护所,怎么说呢,怪异得很……”

怪异?怎么会?

这里不应该是人类的故乡吗?

等下……自己从未踏足过地球,又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

“吼——!”

忽然一声嚎叫打断了黎的思绪。

她抬头望向声音源头,惊讶的发现一只巨大的鱼竟飞在空中!它的肚皮宽广无比,遍布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鳞片,还竟不时像地面劈出闪电,打得下方的树林火花四溅!

若是它整个砸下来,足可以将他们建造的营地碾成平地。

“不好,不能让它飞过来!”黎下意识伸手摸进怀里,却猛然意识到这里不是庇护所,她哪还有什么符箓和铜丝坠。

“不用急,    这是龙裔们在驱赶猎物。”山晖却说道。

果然,两条四足龙出现在巨大飞鱼的左右——望着来者的犄角形状和龙鳞色泽,黎只觉得莫名眼熟。

“塔克西丝和奥利娜?”

“没错。”山晖笑道。

只见两人一边灵活的躲避闪电,    一边用龙息逼迫飞鱼不断靠近村落,似乎并不担心它一举把茅草屋都移平似的。

当双方接近到两三百米时,    忽然无数道锁链从地面冲起,将空中的巨型怪鱼困了个结实!不光如此,锁链还快速下坠,想要将它拉扯至地面。后者则拼命挣扎,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轰出的闪电甚至将链条烫得通红

——那是织锁者颜箐的能力。

黎不由得目瞪口呆。

颜箐是何许人也?曾经的枢密府青剑,更是在后期达到了羽衣水准,结果这样的强者居然和一条鱼形成了僵持?

就在这时,一名白衣女子从奥利娜背上高高跃起,她的手中凝聚出一把金色的长剑。

长剑一斩,金色的光芒之上而下扫过飞鱼,接着没入大地之中。

下一秒,鱼头处出现了一道鲜红的裂痕,蓝色的血液冲天而起,飞鱼也失去了挣扎的力气,重重砸落在地,撞击声之大让黎感到地面都震颤了几下。

村庄中的众人顿时发出欢呼声,并一窝蜂的朝鱼落地的位置奔去。

“我们也过去吧,这一周的伙食就全靠它了!”山晖舔了舔嘴唇道。

黎终于明白,对方所说的怪异之处在哪了。

这种能以反重力姿态飞行,    并且还能放电的“宽体鲸鱼”,绝对不是庇护所会有的生物!对方虽然是猎物,但猎手皆是青剑以上的水平,换做普通人,恐怕反过来会成为鱼填饱肚子的伙食!

黎刚走到大鱼旁,那名正用飞剑切割鱼肉的白衣女子看到她愣了愣,随后欣喜的快步上前,一把搂住了她,“你终于醒来了。”

“洛姑娘……”黎喃喃道。她脑袋里再次出现了一段空白——明明此人应该很熟悉来着,可为什么她却有种和对方分别许久的感觉?三年?五年……不,应该更久没有见过了,可为什么她却想不起原因来?

“这不是黎吗?”塔克西丝也迎上前来,“你没事太好了。”

“宁婉君呢?她一直念叨黎好久了。”

“应该在村子东边训练迅齿龙吧?我这就去通知她。”

“这下大家总算都在了……”

“小小黎还不在吧?”

“你在想啥,苏醒孩子肯定得往后稍稍。”

望着眼前的洛轻轻、塔克西丝等人,黎感到所有记忆都交汇在那个空白之处,刹那间,一阵剧烈的疼痛钻入心中,也就在那一刻,一名男子的模样浮现于脑海——

如潮水的记忆也随之涌来。

「对不起。」

那是她听到的最后话语。

黎只觉得身子一僵,冰冷的黑暗吞噬了她。

“她倒下去了!”

“快通知彦月——”

“彦姑娘帮不上忙,叫安来!”

这些嘈杂的声音逐渐远去,但好像又始终徘徊在身边。

黎不知道再次醒来时何时。

但从天色来看,已经是布满群星的深夜。

她睁开眼睛,无声的坐起,旁边立刻就有人发现了情况。

“黎醒来了。”

“我说过了,她在上传前精神波动太大,难免会出现意外情况,身体本身倒没什么问题。”安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你现在感觉如何?”

“夏凡……”她没有回答,而是望向安道,“他是不是……不在这里了?”

“你全记起来了?”

黎点点头。

“这样啊……”安沉默了下,“他确实没有进入天庭。如果不是他舍身保护这些设备,我们到现在也只能是一堆数据而已。”

刹那间,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冲上黎的心头,见到新世界和伙伴的惊喜都消失都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冰冷与麻木。

如果连他都不在了,那今后漫长的时光又有什么意义?

“咳咳,”安忽然话锋一转,“但不在天庭不代表夏凡已经死去。”

听到这话黎瞬间坐了起来。

她一把抓住安的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他在哪?”

“行了,你就直接说吧。”宁婉君双手抱胸道,“这样一惊一乍的不是更刺激人家吗?”

“这事又不能完全确定,万一出了岔子呢?”

“反正我相信他不会那么简单的死掉。那家伙别的不说,运气一直好得惊人。”

“所以他人现在在……”黎迫不及待道。

安指了指头顶,“在四百万年间,逃逸塔的通讯模块总是会陆陆续续收到一段量子信号,平均间隔一千五百年。这些信号都是受过调制的,相当有规律,更关键的是,它来自于一座被遗弃的空间站,那里不可能知晓逃逸塔的量子共振频率,所以我推测发射者跟思控有关。而思控则是最后和夏凡在一起的人。”

“一千五百年?”

“嗯,联络需要消耗能量,不可能一直持续。何况这段时间对于空间站来说也相当漫长,所有资源用来维持它运行都够呛,所以这种简短的信号很可能是一种试探。”安摊手道,“可惜我们的通讯模块只是附带的备用件,除非能再造一个思控系统出来,否则无法解读出量子通讯内容。不过这不代表我们不能传回消息,只要在联络时拨动这边的量子琴弦,那边就一定能感应得到。”

黎意识到了关键之处,“上一次传讯是什么时候?”

“一千三百二十五年前。”

“换而言之

,还有一百七十五年,我们便能知道答案。”洛轻轻平静的说道——经过重塑后,她此刻已不需要带着眼罩,深邃的眼眸中满是坚信,“我还欠他一份感谢。”

“或者更多。”塔克西丝冷不丁道。

洛轻轻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脸颊处却浮起了一抹极淡的红晕。

“我……继续去分解鲲鱼了。”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安揉了揉额头,“我一开始没说,是觉得失忆未尝不是一件坏事。一百多年对机械飞升者来说并不算长,但在人的记忆里却是一段相当难熬的时间。只是我没料到,你会这么快回想起来。”

黎垂下耳朵来,“原来是这么回事……”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继续沉睡,直到事情被验证的那一天。”安接着说道,“这会消耗逃逸塔设备的一部分能量,不过我相信大家都不会有意见……”

“不,这样就好。”黎摇摇头,耳朵再次竖起,“你之前说,意识苏醒是自己决定的事对吧?我之所以会醒来,也一定是想要早点见到他——哪怕记忆中缺失了这部分内容也一样。所以我要在这儿等他——无论结果是什么,我都想第一个知道。”

正如在青山镇时,夏凡等着重伤的她醒来时一样。

她相信,他们终有再重逢的一天。

在这新生的家园。

第十卷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最新小说:我把女骑士养成死宅女   开局成了木叶叛忍   大唐第一莽夫   第一百零八次相亲   拆迁地球   仙子在上   某学园都市的超级警备员   诸天大佬聊天室   斗罗:剑宗小师妹在武魂殿当圣女   韩娱之全职丈夫